一个“讹”字,让人闻之色变。不过也不要因为个例而产生恐慌,丢了自己良好的品德,法律是公正的,群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。

这事发生在2020年6月的浙江嘉兴,大家知道嘉兴是我国具有江南水乡特色的旅游城市,彼时天气不是非常炎热,也不寒冷,在一些小区的道路上,是能够看到一些卖菜的人,不过考虑到随意摆摊卖菜可能影响他人通行,小区内的正常秩序。

因此小区物业保安会进行巡逻,虽然并没有禁止在小区内卖菜,但会对不规范行为、影响小区内正常秩序的行为进行劝退,这也是小区保安的职责。当时保安张勇(化名)在巡逻时,看到卖菜的老人王某某晕倒在路边,口吐白沫,当即就打了急救电话。

事情发生时有不少旁观者,这些人也都是目击者,事情发生后,王某某的老伴也是迅速赶了过来,张勇则与王某某的老伴一块上了救护车,陪同就医。

由于王某某上了年纪,年过七旬,本身就患有高血压、糖尿病等多种疾病,这一晕倒,王某某也就没有再醒过来,在医院住院治疗10天后,王某某还处在昏迷状态,情况不见好转,家属便同意了出院,而在出院当天,王某某离开了人世。

从事发前到事发后,张勇的行为并没有过错,在发现事情后第一时间拨打了急救电话,陪同就医,当天晚上,王某某的老伴也报了警,警方对此事进行了详细的调查,有调查结果。

然而张勇却被王某某的家属告上了法庭,王某某的家属称老太太在自家楼下买玉米,遭到了保安的劝退,双方发生了争执,后老太太就晕倒了,而张勇陪同就医是因为群众一定要推他去,家属认为保安的行为与王某某死亡的结果存在因果关系,要求张勇和物业公司赔偿医药费、护理费、死亡赔偿金等共计49万余元。

当然,这是王某某家属的一番说辞,事情要讲究证据,不可能因为老太太在小区内晕倒,张勇拨打了急救电话且送到了医院,就要求张勇和物业公司承担责任。

一般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则包括行为、过错、损害事实和因果关系。经查明,事发当天,张勇正常履行职责,维持小区内的正常秩序,也是为了维护居民们的合法权益,且小区内有监控,通过监控可以了解到王某某拿着玉米在路边向居民销售,并没有与张勇有过接触,张勇也不曾有过暴力驱赶,也没有与王某某发生过争执。

另外根据王某某的住院病历等资料,王某某晕倒后经抢救无效后死亡,系基础性疾病导致“脑溢血”后病情进一步发展的结果。在本案中,张勇的行为没有过错,在发现王某某晕倒后当即拨打了急救电话,并陪同就医,尽到了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和救助义务,张勇的行为与王某某死亡的结果并不存在因果关系。

因此南湖区人民法院审理该案后认为张勇对王某某不构成侵权,依法不承担责任,无需进行赔偿,最终判决,驳回王某某家属的全部诉讼请求。

也许王某某家属的那些说法是因为道听途说,以为王某某晕倒前与保安发生了争执,保安构成侵权,因此向法院提起诉讼,不过法院审理案件,并不只是看死亡的结果,还要查明事情经过,看证据,本案中,保安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,保障了小区的安全,是没有错误的,也不能因此将一些责任强加在他的身上。

不能因为王某某离开了人世,而把一些责任强加在保安的身上。当然,如果保安暴力驱赶卖菜的老太太,双方发生了冲突,导致老太太晕倒,保安看到老太太晕倒无动于衷,离开了现场,那么他的行为存在过错,没有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,构成侵权。

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五条的规定,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造成损害的,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

依照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,其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,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

所以本案中,张勇的行为没有错误,尽到了应尽的义务,即使死者家属告上了法庭,法律也会维护张勇的合法权益,彰显正义。另外,旁人也不能只看到死者家属把保安告上了法庭,索要赔偿的事情,还要看事情的结果。